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萱花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9-11-28 10:59:02

萱花的往事 连载中

萱花的往事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我真的在修仙分类:奇幻主角:尤里西塔图

独家完整版小说《萱花的往事》由我真的在修仙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科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尤里西塔图,书中主要讲述了:泽尼尔人曾经在灾厄中流离失所数千年,诅咒笼罩在整个种族上空。直到英雄降临,直到皇帝仗剑,开拓的誓言回响在山崖与平原间。时至今日,他们已经建立了伟大的帝国,以及这梦幻中的壮美城池。只是,在历史不为人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蹄子属于一匹马。

一匹浑身着火,漆黑如磐石的高大骏马。这马比它的同类大了一圈,蹄子有半个脑袋大,筋肉虬结。至于浑身着火这一点,确切来说是它的马鬃干脆就是金色的烈焰。它的皮肤上也有金色的裂痕,仿佛即将破地而出的岩浆。

一匹被火元素重度污染的马。不过被污染到这个程度还活着的话,那就不能叫污染了,它已经成了某种半元素生物,类似炎魔。

这匹马喷着重重的鼻息,一步步往前,靠近了还躺在地上揉着胸口的盖乌斯。它的后半截身子也从门里走了出来,看见这一幕的盖乌斯忽然眼睛一亮。

这匹马的身上有一对翅膀,一对火焰构成的翅膀!

“不是单纯的马,除了火元素,还有别的成分……不是南方树海的天马,这形状不是羽翼是膜翼。那是石像鬼?蝠妖?或者……劣龙?”

盖乌斯心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猜测,但无论这匹马的父母曾经发生过什么,它都是一个绝佳的生物。

或者,一个绝佳的坐骑。

拿定主意,盖乌斯点亮瞳孔,把目光锁在了这匹“马”身上。它发出低沉的马嘶,不安地那蹄子刨着地,缓缓后退。在这个魔兽的眼里,刚刚那个毫无威胁的“小动物”忽然变成了某种极度危险的猎食者。

强大、残暴、威严,仿佛带领马群奔驰于大地的阿尔法。

这是来自于龙族的威压,盖乌斯身上残留的来自真正龙族的血统被他释放出来了一点点。这样的手段俗称“龙威”,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非智慧生物,都会被这种来自真神的力量震慑。对于它们来说,这样的震慑就足以奴役它们了。

低沉的龙语从盖乌斯口中流淌出来,仿佛洪钟敲响,命令万灵慑服。

“马”将头深深地埋下。

盖乌斯忽然想起,他既然刚刚说了龙语,那地上那群地行龙不就也被震慑了吗?图算是逃过了一劫啊。不过没关系,反正搞到了个新玩具。

*******

图浑身衣服都被自己的汗水浸湿,整个人呈“大”字形瘫在地上,一脸马上就要交代遗言的表情。可惜尤里西塔在圣域范围外,盖乌斯去了地底,没人听他的。

嗒嗒嗒。

马蹄声,图只见过这种动物。每次行商来到村子时,他都能见到用来拉车的马匹。翘崖附近是没有马的,这让图在每次见到行商时都格外认真地观察这种……优美的生物。

他很喜欢马,但他也从来不知道马还能长成这个样子。

刚刚抬头看见盖乌斯拽着的那个东西时,他差点没叫出声来。

“这……这是……”没叫出来的主要原因是他累得没力气了。

“给你的,以后多练练骑术。”

图没想到这个回答,他甚至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坐骑的问题。构思地行龙骑兵时,他更多的是在整个村子的层面上考虑。他把自己代入到了指挥者的位置,忘了还有亲自带兵冲锋陷阵的这个选项。

这一刻,他思路豁然开朗。他觉得自己也应该拥有一头地行龙,一头更加强壮,更加威武的地行龙,比如这一群地行龙中的首领!不不,盖乌斯刚刚提供了一个更好的选择,一个比地行龙,比狮翼兽还强大的生物。

他又瞄了一眼那熊熊燃烧的“马”,忽然想到一个尤里西塔常用的词:

好酷!

“给……我的?”

“我用不着。”

无论按照深渊的规矩还是人类的规矩,盖乌斯捕获了这匹马,他拥有处置的权利。一般人也都会把这么酷的马自己留下用吧?但对盖乌斯来说这东西就是累赘,他自己就会飞,而且高阶恶魔以下没有任何东西能飞得比他快。与其让坐骑载着他飞,还不如他夹着坐骑飞。

他倒是有心送给尤里西塔,但遗憾的是,就尤里西塔那个身高,即使再发育两年,也未必够得着马镫。

而且,一个即将踏上荒野的开拓者,就应该配个很酷的坐骑不是吗?

“骑上去看看。”

*******

一个多小时后。

那几十条地行龙已经在盖乌斯龙语的控制下排好了队趴在空地上,安安静静地等待着后续的命令。于是尤里西塔取消了圣域,乖巧地坐在一边看盖乌斯教图骑术。

“烫烫烫!”

“用元素把你自己和它隔开,这种技巧都不会吗?”

“要一心二用?”

“少说多练。腰挺直,手别乱拉缰绳!”

盖乌斯看起来非常严厉可怕,但尤里西塔知道他其实乐在其中。那些表情和训斥都是故意装出来的,就是故意吓唬吓唬图。不过图似乎没看出来这点,他真的有点害怕的样子……

但换个角度想,图现在并不真的畏惧盖乌斯了。他不再把盖乌斯当成一个“恐怖的怪物”,这真是太好了。

盖乌斯的呼喊,带着火焰毕剥声的马嘶,还有图偶尔想要休息一下的哀求混杂在一起,传到尤里西塔耳朵里变成里密密绵绵令人放松的杂音。已经落到山边的太阳把森林间的光影拉得很长很长,有种虚幻的温暖在里面。

虚幻的感觉里,她看见火光从山脉间升起,击碎了天空。

她看见水蓝色的光芒淹没了雄伟的城池。

她看见赤金的瞳孔注视着她,坚实的身躯把她护在怀里。

有哭泣声,嘶吼声,质问声,以及洪钟般自信却温柔的宣言。

“醒醒。”

猛地睁开眼睛,现实世界飞快地归来,森林的气息和周围的温度都告诉她并没有睡多久。唯一不同的是,盖乌斯不再训练图,而是来到她面前,蹲下身子,宽阔的手掌似乎刚刚从她脸颊上移开。

“呜……要回去了吗?”

“还没有,图正要自己试一次,要来看看吗?”

图学会了?有这么酷的坐骑真好……不过还要去哪里看?在这里不行吗?

只是刚刚睡醒的尤里西塔懒得问得很仔细,她只是点了点头:“好。”

下一瞬间,天旋地转。

尤里西塔根本没时间反应,盖乌斯巨大的力量直接把她的身体拉了起来,她毫无反抗地落进了他炽热的臂弯。她蜷缩在这个怀抱里,愣神地看着盖乌斯的身体在呼吸间发生了变化。鳞片迅速取代了铠甲,坚硬锋利还带着红色纹理的龙鳞一直从他的背后蔓延开去。骨骼生长,血肉蔓延,一对巨大的膜翼和一条狰狞优美的尾巴仿佛凭空浮现。

盖乌斯的变化根本没妨碍他的动作,他一个箭步冲到图身旁。图本能地攥紧了缰绳,全神戒备着下一个瞬间:

盖乌斯一尾巴抽在了“马”的**上。

火焰毕剥,巨马长嘶,在尤里西塔的惊呼中,盖乌斯朗声一笑。

“飞吧!”

火焰和血肉的膜翼同时张开,冲入云霄。

*******

尤里西塔从来没听过这么大的风声,像是巨兽的嘶吼,整个天空那么大的巨兽。

她见过的风里,无论是大风天掠过屋角的尖啸,还是导师唤来的可以卷起莹湖湖水的龙卷风,都没有想现在这样的风声恐怖。

她偷偷瞄了一眼下方,竟只看见茫茫灰绿,根本看不见刚刚离开的林间空地了。

他们还在不断往上爬升,图紧紧拉着缰绳,全力对抗着第一次来到天空的紧张感。尤里西塔又转回视线,看到近在咫尺的盖乌斯的脸庞,那里有一个张扬的笑容。

她忽然就安心了。

被那么温暖那么坚实的臂膀抱着,感到风和云擦着发梢坠落,尤里西塔的心跳怦然加速。

“向四周看!”

盖乌斯喊道。

这句话同时说给尤里西塔和图,又仿佛也是说给他自己。

爬升的速度忽然缓了下来,风不再吹痛皮肤和眼睛,尤里西塔看见世界豁然展开。

她看到山川嵌着湖泊,原野献出繁花。大地以她为中心铺展向无限远的地方,穷极想象也无法到达的遥远。她能看到翘崖,看到翘崖西边断断续续的山脉,越过那些山脉,更磅礴的天地仍然在延伸。

泽尼尔人在诅咒中注定不断迁移,尤里西塔幼时曾经历过,她也隐隐约约记得族人们走过很多山川很多旷野。

但那些地方从来都很小,从来没这样展现在她眼里,从来没有这么……瑰丽。

世界竟这么大,远方竟那么多。

目力的极限也不过只能看见一个角落罢了。

她听说有一种很大很大的湖泊叫“海”,就在大地的西面,世界尽头之外。她听说南方曾有很厉害的人将整个大地撕开,那痕迹至今没有愈合。她听说北方有永远不化的积雪,有铺满黑曜石的平原。

她听闻世界的东方,有连通天地的云塔。那是支撑世界的山,龙神们居住的国度。

“专心去想,你能看见苍云垂变之山。”盖乌斯轻声向她耳语。

于是她再次看向东方,试图让目光穿透云雾和阳光。

她看见了。

小说《萱花的往事》 第十二章 骑术与磅礴的天地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惊悚悬疑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