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商海沉浮录

更新时间:2019-11-14 14:42:09

商海沉浮录 已完结

商海沉浮录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小桥老树分类:职场主角:侯沧海熊小梅

主角叫侯沧海熊小梅的小说是《商海沉浮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桥老树倾心创作的一本职场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山南省首富侯沧海传奇创业故事。主人公侯沧海出身于国营企业工人家庭,1999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政府工作。从政府辞职后投身商海,每一次挫折都成为他前进的动力。经过十年创业,最终成为山南省首富,并在茫茫人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值寒冬,陈华穿着红色羽绒服,仍然没有遮住傲人身材。

侯沧海下了车,招呼了陈华一声,又与陈汉杰挥手告别。陈汉杰在车内打量了陈华几眼,按了按喇叭,这才笑嬉嬉地开车离开。

陈华笑吟吟地道:“不错嘛,现在有小车接送了。”

侯沧海道:“误会,这是我们党委书记的车,我只是蹭车而已。”

大学时代,侯沧海与陈华偶尔有接触,接触之时必然有熊小梅在场。这次是第一次没有熊小梅在场的聚会。

陈华问道:“小梅运气还真不错,居然由糠罗兜跳到了米罗兜,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

侯沧海道:“她是从子弟校到了秦阳二中,听说你分在校宣传部,这才正真正高大上的部门。”

陈华很直率地道:“别说学校的事情,提起来就不爽。”?

两人上楼,进了小包间。陈文军还是和在学校一样做事细致周到,打开空调,还给茶杯倒上茶水,让进门的两人感到春天般温暖。

陈文军一米七五,比侯沧海略为矮小一点。侯沧海常年练习散打,个子高大挺拔。陈文军模样清秀,浑身散发着书卷气。陈华将脱下的羽绒服挂在了衣架上,坐下来面对面看着类型不一样的两个帅男,不由得想起小胖子冷小兵。

想起冷小兵,头脑中第一个印象是伸出鼻孔的鼻毛,第二个印象是开始隆起的肚子,这两个形象都让她感到反胃。都说女人的身体通向女人的心,征服女人的心有捷径,捷径就是身体,冷小兵在这方面很失败,不仅长得世俗,而且能力也不行,几秒钟而己。

当陈华脱下羽绒服外套以后,傲然挺立的部位就将毛衣撑了起来,效果绝对超过撑起毛衣的模特衣架。侯沧海在秦阳有女朋友熊小梅,因此有意克制自己的眼光,越是压制,越是想偷偷地瞧几眼。他暗骂道:“冷小兵长得猥琐,为人猥琐,找个老婆如花似玉,这是个什么社会。”

陈文军给两人倒上了红酒,道:“我先申明,上次我们来吃饭,这瓶酒没有喝完,存在这里的,所以不是满瓶。但是,酒绝对是好酒,原装进口的。”

“现在喝红酒都是原装进口,全国人都在喝原装进口,国外肯定供应不上。”陈华端着红酒杯,轻轻摇晃。她笑起来很妩媚,眉毛弯弯,雪白牙齿轻咬嘴唇。

侯沧海一口就将红酒喝掉,叹息道:“你们都喝红酒,我在乡镇天天喝白酒,还是裸装的江州白。不公平啊,同是江州师范学院毕业的,凭什么你们就能喝红酒。”

陈华喝了红酒,雪白脸颊上有了红晕,变得如桃花般娇艳。

陈文军放下筷子,端起酒,和大家碰了碰,提出建议道:“我们三人都不是江州人,如今分到江州,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同在一个城市,以后大家多走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互相说一声。”

侯沧海不得不承认,跳出学校来看陈文军,与在学校时又不相同。陈文军当了三年多学生会主席,一举一动确实有了领导风范。自己与他相比,更草根,更草莽。他将红酒一口喝下,道:“我正要有需要帮助的地方,黑河镇的信息,今年必须要再发一条在市委办的《信息摘选》上面,我能不能将熊小梅调到江州,全靠陈文军同学了。”

市委办《信息摘选》要送给每一位市领导,很有份量。陈文军恰好在市委办负责编撰这份简报,对于侯沧海来说,陈文军的位置重要得非比寻常。

陈文军道:“没有问题,只要区委办将黑河镇的信息送上来,我肯定就编进去,最后能不能采用就看领导了。”

侯沧海想起詹军眼镜后闪烁的眼光,为难地道:“区委办很麻烦啊。能不能越过区委办,直接送到你哪里?”

陈文军摇头道:“我们有规定,只能从各区送过来的稿件中选择来稿。”

侯沧海道:“没有其他办法?什么时候请你出面,请詹军吃个饭。”

陈文军没有明确回答这个问题,看了一眼陈华,沉吟道:“江州师范学院在江阳区,学院送过来的稿件我们可以用,你可以想办法通过江阳师范学院,这算是一条捷径。”

陈华满口答应,道:“我在校宣传部,学校有相关材料都是部里面往上送。我这个小人物也是干这种杂活的,承蒙文军照顾啊,多次采用我们的信息。我们宣传部的简报中有一个特别栏目,叫做校地关系,我可以将稿件发到校地关系这个栏目。最后能不能采用就看文军了。”

99年大学扩招以后,江州师范学院建了新校区,新校区有一部分在黑河镇的地盘上,所以校地关系这个板块出现黑河镇信息也很正常。

侯沧海只是站在黑河角度看问题,压根没有想到还可以通过江州师范学院这个渠道。他主动倒了一杯红酒,道:“这杯酒,我代表熊小梅敬大家一杯。”敬酒的时候,他在心里想着“文军”这个称呼,暗道:“这个称呼很亲密啊,莫非他们两人对上眼了?”

陈华碰了酒,幽幽地道:“小梅的命真好。”

陈文军自信满满地鼓励道:“每个人的命在前二十年是父母给的,以后就要靠自己,我们都还年轻,不要信命,要努力争取。”

三人一边聊着大学毕业以来的遭遇以及心得体会,一边喝着葡萄酒,这是以前在大学没有关系,是新型同学关系,互相帮助,团结才有力量。

吃过晚饭,送走了陈文军和陈华,侯沧海独自在街道乱走。他发现以前要两三千元一个的汉显传呼机变得很便宜,只要三四百块钱就可以买一个。为了确保与熊小梅的通讯联系,挑了一款摩托罗拉的汉显机,办好了相关业务手续。

虽然花了近五百块钱,消耗殆尽一个月工资,侯沧海觉得还是很值得。

到了周五,侯沧海下班以后坐上公共汽车,来到了江州汽车总站,买了前往秦阳的汽车票。七点半发车,到达秦阳接近九点钟了。

在秦阳,熊小梅一阵心烦意乱。

“小梅,今年是王阿姨家里请吃饭,他们是老邻居了,很难聚在一起。”杨中芳耐心地给熊小梅做起了思想工作。

熊小梅算了算时间,侯沧海要到晚上九点多才到秦阳车站,吃过晚饭,恰好可以到车站去接他。

临行前,杨中芳悄悄打量女儿,熊小梅穿了一件稍厚的棉服,由于怕粉笔粘在衣袖上还特意带上袖套,看上去和青春飞扬的女大学生有了明显分别。她忍不住提醒道:“那件薄型羽绒服挺漂亮,外面冷,换上那件羽绒服。”

熊小梅没有注意到母亲眼中的热切眼光,只是将袖套取了下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粉笔灰,便跟着母亲一起出门。

来到了一家装修还算不错的火锅餐馆,杨小芳道:“王阿姨到雅间,等着我们。”按照工厂工人们的习惯,他们不太愿意到要加钱的雅间吃饭,这引起了熊小梅的注意,道:“有几个人,还要到雅间。”杨小芳道:“王阿姨现在条件好了,你还记得狄小鲁吗,他如今出息了,在建设银行工作。”

狄小鲁是一个长得有几分胡人模样的老邻居,深鼻高目,个子瘦高,因此被伙伴们取了一个叫“外国人”的绰号。他比熊小梅要大个六七岁,从小认识,读初中以后基本上就没有见过面。

熊小梅听到母亲絮絮地谈狄小鲁的情况,突然就意识到今天的火锅是什么意思。她有些心烦,就想要离开。

雅间门打开,身材同样高瘦的王阿姨出现在门口,笑着道:“这是小梅吗?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如果走到路上,我都认不出来了。”

狄小鲁站在王阿姨后面,盯着熊小梅不转眼。在他的印象中,熊小梅就是一个黄毛丫头,几年时间不见,黄毛丫头变成了大美女。他眼光热烈起来,越过王阿姨,笑道:“杨阿姨,熊小梅,菜都点好了。”

熊小梅只得停下脚步,用几分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狄小鲁。狄小鲁已经没有少年时代的模样,变得一个受到工作束缚的年轻人,或者说是向中年人过渡的年轻人。他身材还没有走形,依然削瘦,保持着狄家人的特征,关键是头顶闪闪发亮,居然秃了一大块。月亮不会发光,因为反射太阳光而发亮,狄小鲁的头顶同样如此。

看到狄小鲁的模样,熊小梅禁不住想笑。

围坐在火锅,王阿姨热情地为熊小梅夹菜,很巧妙地介绍儿子在单位的情况。熊小梅出于礼貌,耐着性子听王阿姨介绍情况,更多心思专心地品味着鲜美的火锅。

吃了一会,王阿姨和杨中芳相继找借口离开雅间,坐在外面大厅聊天。两人都很满意对方的子女,谈起来兴致盎然。

杨中芳唯一担心的是熊小梅还在和侯沧海谈恋爱,不会接受狄小鲁。这是她的隐忧,但是并没有向王阿姨提起。她的想法过介绍优秀男子,让熊小梅长了见识,产生了比较,自然就会做出正确选择。

雅间里只剩下熊小梅和狄小鲁。熊小梅专心吃毛肚和鸭血,只觉得味道好极了。沉默了一会,狄小鲁道:“熊小梅,你在秦阳二中教书?”

熊小梅道:“嗯,在秦阳二中初中部。”

狄小鲁道:“秦阳二中是重点中学,工资应该不错吧,你现在能拿多少,听说有的老师在家里开补习班,很赚钱。”

熊小梅望着发光的头顶,随口敷衍道:“学校禁止私下开补习班。”

“现在都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狄小鲁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放在桌上,用很炫耀的语气道:“我这是新款的诺基亚,现在我们单位都流行用诺基亚,你别看芬兰是个弹丸小国,我们这么大个国家,一辈子都做不出诺基来这种产品,永远都做不出。你觉得是摩托罗拉好用,还是诺基亚好用?”

“都没有用过?”熊小梅办公室大多没有和手机,多数都在用以前的传呼机。她对诺基亚是久闻大名,没有用过,也就没有使用感受。

狄小鲁露出惊讶的目光,道:“秦阳二中是重点中学,收入应该不错,怎么没有会没有用过手机。我们这边手机都换过两三代了,从最早的数字机开始用,到新款诺基亚。你对以前的数字机有没有印象,齐厂长以前用过的那台数字机,就是开我的后门给他办的,否则他还拿不到,得慢慢排轮子。你也得用手机,否则联系起来很不方便。传呼机落时了,你不要再买,拿出来就显得很没有档次。”

熊小梅将一盘毛肚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道:“两位长辈哪里去了?”

狄小鲁脸上有一些神秘笑容,道:“杨阿姨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对我很好,希望我们能走得更近一些。”

熊小梅想着侯沧海正在长途客车上,对这种交际方式心有不耐,反驳道:“我妈小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吧。她怎么能从小就看着你长大。”

“口误,口误,她是看着我从小长大。”?狄小鲁道:“我今年准备买小车了,就是那款桑塔纳两千,这是德国产品,质量非常可靠,你以后要回厂,就不要去坐厂车了,直接跟我联系,我开车送你。”

熊小梅将那盘鸭血倒进锅里,同时看了看手表。目前刚到八点,距离客车到达时间还早了些,于是决定将鸭血吃完就告辞。这次非典型相亲的对象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虽然这个伙伴变得很讨厌,她还是得给共同生活经历一些面子。

正在吃鸭血时,狄小鲁道:“小梅,现在大学生都开放,很多人都谈过恋爱?不知你谈过没有?其实你谈过也没有关系,大学毕业就天南海北,不再联系就行了。”

熊小梅差点将一口鸭血喷了出来。她用纸巾擦了嘴巴,道:“外国人,你先吃,我到外面找阿姨。”义无反顾地走出雅间,她见到了正在谈笑风声的两位长辈面前,甜甜地道:“今天火锅真好吃,谢谢王阿姨了。”

王阿姨热情地道:“既然好吃,那就多吃点。”

熊小梅笑道:“我男朋友九点钟要到江州,我得去接他,谢谢王阿姨,火锅真好吃。”

杨中芳没有料到女儿会来这一手,笑容立刻凝固在脸上。

(第十四章)


小说《商海沉浮录》 第十四章 熊小梅相亲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奇幻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