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琴师

更新时间:2019-10-31 10:05:25

琴师 连载中

琴师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贤若帝心分类:武侠主角:姜尧章萧疏影

甜宠新书《琴师》是贤若帝心所编写的武侠情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尧章萧疏影,内容主要讲述:晋王朝德宗年间,湖北神农架剑门创立。剑门主人通音律,晓道学,是晋王朝末年有名的剑客音乐家。――唔,姜尧章的心愿可是成为像高渐离那样的英雄――本书讲述了一位琴师的奇幻漂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独孤行望着远处的虬髯客,软剑在半空中一划,似乎斩断了什么东西,虬髯客整个人便停了下来。

他大口喘着气,大都之颠只有天地作证,其他的武林中人,听说这个消息,都只能远远的在街道两旁观看着大都之颠。

至于朝廷的护卫、守军则统统退进宫中,将君商桀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起来。

剑神打架,谁敢上去送死?

这些护卫守军们也不是不要命的主,他们的命在自己看来也很值钱。

在远离大都外的街道旁,站着一圈圈武林中人,约摸总有三四千,这些人平时散漫,组合在一起就是个军队啊!

君商桀也懵了,深感自己地位有危险,此刻正和首辅张江凌商量,要不送点钱出去,打发走得了?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内阁首辅张江凌上下打量着司马德宗,心中暗自冷笑“果然是个聪明人,平时也没见你头脑像今天这样灵光。”但他嘴上还在奉承着“吾皇放心,那些贼子不敢冲进来。最迟天亮他们就都散了。”

“当真?”

“当真!”

司马德宗听到如此完美的回答,当真如同吃了定心丸般,这才放下了心,又大摇大摆的淫乐起来。

在这些武林中人的眼中,虬髯客刚才被一团团蓝色的水流冲击,大都之颠哪来的水流?

他们心中还在疑惑,这独孤行练得究竟是什么剑法?

独孤行说出了这一招的名字“若水三千!”

虬髯客点了点头,“十剑十招,而我只有一玲珑剑法。”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与独孤行差的太远,他是个聪明人,却总办糊涂事。

独孤行若要杀人,那岂不是手起刀落,手到擒来的事?

之所以不杀虬髯客,是为了给天下留足后来人。

其实有一句话,在独孤行与虬髯客未对阵动手前,虬髯客就应该明白杀你,一剑足矣!

可你出了十剑,唯一的十剑。

剑神十剑,独步武林,我出十剑,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

一个机会?

独孤行明白,于是他不挑明了说,只有沉默,用实力让虬髯客闭嘴,让他那目中无人的性格收敛;同时,虬髯客也明白了,他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倘若今天对阵的不是独孤行,而是一个真正的敌人,那他注定必死无疑。

但......

他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独孤行不会让他死,因为他早已看出,虬髯客同胡古道一样,是个好苗子;虬髯客更不会让自己死。求死,是懦夫的行为。他甚至都不屑于那样做,哪怕与人对阵,被对方砍死、打死,那叫技不如人,为了一点屁事而求死者,才是真正的弱者。

独孤行这一辈注定会老去,一代新人换旧人,正如多年前那十二岁的少年。

他们都将是新时代的开拓者。

“我输了!”虬髯客收起了玉剑,他的手居然在颤抖。他正打算转身离去,因为这样或许会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丝可悲的面子。

“你可以赢。”独孤却说话了。

“恩?”虬髯客一愣,又转过了身,疑惑看着这人,这个天下第一剑客同时也是天下第一怪人。

“怎么赢?拼了命都打不过。”虬髯客摇了摇头。

独孤行却拿起了那柄重剑。

“玲珑剑法的精要在于快速且准,玲珑剔透,圆滑无漏。”他将重剑的一头剑尖翻过来递给了虬髯客。

虬髯客定睛一看,重剑剑尖上以被斩出了一个个小坑。

“这柄剑算是废了。”独孤行轻笑道。

虬髯客谦然摸摸头“我也没想过,竟可以碰触到剑身。”

独孤行道“你的剑法还算不错。我给你个成名的机会。”说着,十柄剑齐刷刷出剑匣,这一回在虬髯客的面前展开,排成了一字型。

“断!”独孤行劲力过处,十柄剑‘嗡嗡嗡’发出连声剑鸣,齐柄而断。

“什么!”虬髯客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他完全没有想过,独孤行竟会这样做。

老一辈为了新一辈可当真操碎了心。

“从今而后,‘玲珑剑侠’虬髯客于大都之颠对阵‘剑神十剑’独孤行,十剑齐断!”独孤行笑看着虬髯客“怎么样,可满意?”

虬髯客却冷冷道“我要凭实力打倒你,施舍来的不要。”

独孤行哈哈而笑“你这话,我在多年前也听过类似的。”

虬髯客静静的听。

“可......”独孤行似乎在自言自语“打倒了我又能如何?证明你的剑法天下第一?别做梦了,天下?什么是天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做天下第一有什么了不起?成为了天下第一,就会有更多人觊觎你的地位,天下第一谁都来抢,抢来抢去也就那么一个人,他们正如当年的自己一样,不断的向对手发出挑战,前赴后继,永无止境。”

虬髯客沉默了。

“我断十剑,是为了让你明白,你的目光还可以看得更远,你的名声又岂会拘泥于区区第一剑客?”独孤行接着道。他这一辈子见过太多太多人情世故,有些人在他面前说上三句话,他都能猜出这人的性格,对于虬髯客,他明白,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他的眼神正如两年前胡古道一样的坚毅。

或许,在日后的江湖中,真的会有两位超越剑神的剑客存在吧......

他时常这样想。

自那以后,虬髯客名声大噪,但大都之颠一战不久,虬髯客便销声匿迹了。

他离开了大都,去了濠州芒砀山。

在那里度过了自己最艰难的十年,他研究了独孤行的两剑法。

他时常仰望星空,回想着那晚的对决,有时候天很暗,天上没有一颗星星,月亮也早已躲入云层中,天暗的正如当日大都之颠般,于是他会起身舞剑,一个人对着空气打,就像是在抵挡另一个看不到的人的剑,那人的剑法神鬼莫测,一曰‘万重山’一曰‘若水三千’......

“余大侠莫非也要去参加皇会?”姜尧章将碟子中的酒一饮而尽,道。

现在余姚明白了姜尧章的意思,他一别江湖十多年,是该好好认识一些新人了。

“这个自然。”于是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这次从红旗武馆出来,就是想让家里那不成气的小子接管武馆事务,至于我嘛......那自然就到处逛逛,玩一玩。”

“这逛着玩着就和人打起来了?”姜尧章调侃道。

余姚嘿嘿笑了声,自嘲道“我这暴躁的脾气,都几十年了,还改不过来。”

三人一番畅饮,相谈甚欢。

酒散后,因姜尧章还未找到客栈住所,余姚便让他先在自己的地方住了一晚。

檀道济则推说醉酒,回房休息去了。

第二日天还未亮,檀道济便离开濠州。

清晨,余姚去找檀道济时才得知他以离开。余姚便带着姜尧章与萧疏影在鸣凤阁又痛饮一日。

第三日,余姚因事离开濠州,临走时,留白银万两接济姜尧章与萧疏影这一趟的游玩经费。

皇会还有半月,足够姜尧章下山到处走走看看的游玩所需了。

余姚离开后,姜尧章则租了鸣凤阁两个房间半年期限,以做姜尧章与萧疏影二人的住所需求。

辽东杀手楼

在第七天的时候,‘银勾画戟’的于超回到了杀手楼,并带回了有关泉州萧氏的一些消息。

湖北神农架剑门主人姜尧章插手了这件事,救下泉州萧氏最后命脉。

杀手楼领袖大都督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一句话,当他听说不日间姜尧章便会去辽东拜访大都督,并且说明了湖北武当山论道大会邀请大都督前往等事,大都督都显得有些意外——什么时候,神农架剑门主人也要为武当派做宣传了?

大都督一张沉闷的脸上终于闪过一抹笑容,这笑容转瞬即逝,就连异常敏锐的于超都未察觉。

“一命换一命。”大都督冷冷道“姜轻侯这是要和我谈条件啊。”他那高大的身躯终于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如同一座山。

于超低着头,恭敬的站立台下,他不必抬头看大都督,因为这样的一种压迫感让于超心惊,以至于消磨了他的勇气。

然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于超表现出来的样子,他心中还有另外一个疑惑——今天,大都督最得力的两位部下,竟然没有来守护他。

——“绝命剑”的傅云泽,与“狂天剑”的韩枫,又去了哪?

“随他的意思,姜轻侯的面子总归还是要给的。”大都督看了眼下方恭敬半跪着的于超,淡淡道“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下去休息吧。”

于超恭敬退下。

看着于超出了大殿门,屏风后闪出一人影,正是如蛇男子细鳞太攀。

“绝命剑现在到了哪?”大都督已经换了一个话题。

细鳞太攀恭敬道“甘肃分舵的消息,前不久绝命剑飞鸽传书给甘肃分舵主邓羌,说他人以到漠北境内,在前往寒霜谷时,被漠北南境统领截住了。”

“是王保截住了他,傅云泽这小子真不让人放心,他不去漠北皇庭?”大都督道。

“王保是耶律灼手下大将,我还未说截住绝命剑的一定是王保。”细鳞太攀道。

“甘肃分舵与漠北皇庭接壤,彼此打过的交道自不必说,王保......呵!可是老朋友了。”大都督冷笑。

“您是说,王保这次截住绝命剑是故意的?”细鳞太攀疑惑。

大都督却皱了皱眉,冷冷道“无非是想要些赏子,告诉绝命剑,正事要紧,随便打发了便是。”顿了顿,又道“此事不必再提。既然有了绝命剑的消息,就让邓羌暗中安排人手,务必保护绝命剑安全到达寒霜谷。告诉他,如果绝命剑有危险,本座第一个就砍了他。”

“是。”如蛇男子恭敬应命,退了下去,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就这样退下去,悄无声息,如同一条蛇。

大都督背过了身,他能想到的事通常都很遥远,而他做的事,通常都在为未来所发生的做铺垫,他很享受这样能够轻易掌控他人命运的感觉。毕竟,这世上有像他一样远见之人,实在少的可怜。或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生出来......

小说《琴师》 第12章 如蛇般的男人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