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佞臣心事

更新时间:2019-10-15 16:31:23

佞臣心事 连载中

佞臣心事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重晗分类:言情主角:萧重柔沐清臣

热门小说《佞臣心事》是重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重柔沐清臣,书中主要讲述了:萧重柔看不上一干青年才俊,国之栋梁,偏偏爱上了南燕第一佞臣沐清臣,并于众千金的争夺中,夺得佳男归。婚后生活的摩擦,朝野内外的纷争,亲朋好友的抵触以及所爱之人的心有他属,这一些困难是娇娇女人生历练的起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未时刚至,沐清臣的马车便来到了萧府门口,沐清臣当先走下。

萧重柔掀开帘子,轻快地跳了下来,结果,下盘不稳,又差点跌倒。沐清臣将她扶好,眼睛里有着关切:“萧小姐,你不舒服?”

“嗯,我不舒服,我心里不舒服。”萧重柔气鼓鼓道,“之前你明明改口唤我重柔了,为何现在又改口喊我萧小姐了?”

沐清臣淡淡一笑道:“我们进去。”言罢,放开萧重柔,往大门走去。他迈出一步,就发现衣摆被萧重柔拉着,不由回过头,看着萧重柔,眼睛里有着淡淡的询问。

萧重柔的手指绕着沐清臣的衣摆,小脸楚楚可怜道:“沐清臣,喊我重柔好不好。”

沐清臣顿了顿,又淡淡笑开:“好。”

萧重柔脸上笑意顿现,红霞渐起,她忽然间又结巴道:“那个,那个,沐清臣,你先去找我爹爹,我去换下衣服。”她现在身上穿的衣服,是沐清臣让人在外面买的成衣,虽然不是量身定制的,倒也合身。不过,她很想洗澡就是了。

看着萧重柔一路小跑还差点跌倒的样子,沐清臣摇了摇头,眼睛里有些许无奈与笑意——这,就是他的小妻子了。他抬头看了看天,虽然昨日暴雨倾盆,今日的天气却不错。只是,再好的天气,在白日里,都是看不见月亮的。就如同,心里再想念那个人,都无法逾越两千六百千里的距离。如今,他跟那人之间,不仅隔着两千六百千里的路程,还隔着两个人,当真是,嫁娶不相干。

苏斋月。

沐清臣的眼睛里有着绝望,他闭了闭眼睛,在心里默念了这个名字,再张开眼睛时,却已经无波无绪。

步入客厅,厅内坐着两个人,却是萧衍和鼻青脸肿的萧轩骄。当萧衍冲到暮钦晃府邸,萧轩骄和暮钦晃早已经打在一起了。萧衍上前一拳头打飞了暮钦晃,就拉着萧轩骄回来了——他是很想再揍暮钦晃一顿,但是,他也担心这件事情闹大了对萧重柔名节不好。

沐清臣给未来丈人跟二舅子行了礼。

萧衍先是招呼管家树伯道:“老树,你让人把这些聘礼抬到小姐房间去,让她看看可满意不满意。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让她放心大胆地说,事无巨细地说。”

树伯领命退下。

萧衍才瞪了沐清臣一眼,起身走进沐清臣,目光灼灼道:“你可会因为昨晚的事情,对我女儿心生芥蒂?”

“不会。”沐清臣严肃道。

“哼,如果你以后会因为昨晚的事情嫌弃她一分半毫的,请你现在就离开。”

“绝不会。”

萧衍与沐清臣对视了很久,沐清臣的眼睛清澈无伪,竟然有一瞬间让萧衍以为他是个好人。清咳一声,收回目光,萧衍不甚甘愿道:“老夫一共有四子一女,长子在外镇守边关,不会回来。三子浪迹天涯,我也不知道他还活着不活着。四子近日会跟他妈妈一起回来。待柔儿她妈妈跟四哥回来后,你们就成亲。”

“是。”

“等等。”萧轩骄开口道。他的眼睛里闪动着精光:“沐清臣,奸猾如你,未婚妻被人欺负了,你不替她出头?”

“对。”萧衍点头道,“柔儿被欺负了。我们娘家人自然不会放过那个**,但是,身为她的未婚夫以及以后的丈夫,你要养成保护她守护她疼惜她的习惯,懂不懂?”

“是。”沐清臣应诺道,“这件事情交给我。”顿了顿,他不甘示弱地看向萧轩骄,“昨天是我不好,没保护好重柔。但是,我发现问题依旧还是比萧侍郎早,不是么?你们有本事将她赶出家门,怎么就不派人好好跟着她?”

沐清臣的话意里有着淡淡的责难,如果不是萧家将萧重柔赶出门,萧重柔也不会发生这种意外,他也不会背上这份情债。

萧衍却以为沐清臣是为萧重柔抱不平,不怒反笑:“好,好,就是这样,不管谁欺负了柔儿,你都要跟他们发难,我们也不能例外,好,好得很!”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一下子严肃了下来,“沐清臣,你作恶多端,我如果还有路可选,绝不会将女儿嫁给你。但是,我的女儿既然要嫁给你,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我们萧家自会与你一同担待,还望你以后好自为之,不可再犯罪孽。”

“我做不到。”沐清臣迎上萧衍的目光,同样严肃道,“但我可以保证,不论我做什么坏事,都不会将重柔牵涉进去。”

冠婚丧祭。

这四个字概括了南燕男女一生的礼仪。婚礼属嘉礼,是继男子的冠礼或女子的笄礼之后的人生第二个里程碑。

沐清臣有条不紊地完成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五礼,不管乐不乐意,终于步入了“亲迎”之礼。

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沐清臣神色缥缈——日落以后,明月依旧会升起,可是,往后的日子里,他再也不能一个人静静地与明月为伴了,有另外一个女子会入主他的生命,名正言顺、冠冕堂皇。

自苍暮帝国以来,人们均认为黄昏是吉时,所以一般在黄昏行娶妻之礼,婚礼故而得名。因为阴阳五行、神道设教的观念里,女子属阴,黄昏是“阳往而阴来”,婚礼的一切都合着迎阴气入家的含义。

在南燕国,成亲时,男子官位四品以上者着冕服。沐清臣是户部尚书,正三品,自然也以冕服进行婚礼。今日的他,戴冠、穿玄色上衣、黄色下裳、玄色舄(重木制鞋),佩以蔽膝、绶、佩等物。当他以这样子的行头策马而来时,第一个看呆的人不是萧重柔,而是萧衍。萧衍偏头看向立在自己身边的爱妻,他精明娴雅的妻子那一双聪慧的眼睛也现出了迷惑的眼神,他们对视一眼,神色迷惑而复杂。

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

娉婷似不任罗绮,顾听乐悬行复止。

待沐清臣下马上前,萧夫人将披着红盖头的萧重柔扶到沐清臣面前,说了一段祝福的话,然后极缓极坚定地将萧重柔的手放入沐清臣手里。

沐清臣当先跪倒,执着萧重柔的手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萧重柔盈盈拜倒,握紧沐清臣的手回道:“海枯石烂,死生同君。”

在南燕国,男子从女方家里迎娶女子时,需要拜倒倾诉誓言,让女方家人安心。而女子也会回拜,回应誓言。婚礼誓言男女各有三句可选。

男子的分别是:

天荒地老,唯卿一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相敬如宾,琴瑟甚笃。

沐清臣选择的是第二道誓言,昭示自己一生都不会对萧重柔做出休妻、和离等事情。

女子的分别是:

海枯石烂,死生同君。

心慕影随,不离不弃。

举案齐眉,两相欢悦。

萧重柔说的是第一道誓言,却是表明如果沐清臣先去,她必会殉情的意思。

当萧重柔说出这道誓言时,不仅沐清臣,其他人也都吓了一跳。

原本,沐清臣跟萧衍等商量好的,大家都说第二道誓言的。萧夫人也将商量好的结果告知过萧重柔。不想,今日萧重柔还是顺着自己的心意选择了第一道誓言。

沐清臣的心跳得快了些,似乎承受不住萧重柔太过明显的爱意,而他的耳边却响起了另外两句诗,在他今日说出誓言后,一直回荡在耳边的两句诗——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叹息与你久离别,再难与你来会面。叹息相隔太遥远,不能实现那誓约。

沐清臣怔怔盯着萧重柔,双手不由得握得更紧,眼睛里有着愧疚——在他说着婚礼誓言念着另一个女子时,他的妻子对他许下了一个女子能够付出的最高誓言——他,何德何能?

他小心拉着萧重柔起身,将她拦腰一把抱起。萧重柔吓了一跳,赶紧将他脖子搂住,红盖头差点落下。

“沐清臣。”萧重柔小声道,“你做什么?”

“抱你回家。”沐清臣认真道。

在南燕,成亲时有一道仪式叫——同路。是由新郎抱着新娘走路,一直走到新房为止。同路的终点不能改变,但是,起点却可以选择。一般都是离新房九丈左右,也有体力好的或者感情深的,会抱着走个九十九丈。事实上,之前,沐清臣跟萧衍商量好的,也是九十九丈。

而如今,萧重柔语气有些焦急:“沐清臣,别闹,萧府跟沐府相距33。44里!”

沐清臣为萧重柔调整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柔声道:“抱好。”言罢,迈开步伐往回走去。

“老头子,你一直说丫头眼光不好。”看着二人离去的声音,萧夫人睇了萧衍一眼,眼睛里笑意盈盈,满是赞赏,“我却觉得丫头的眼光好极了。”

萧衍却有些担忧道:“如果这白斩鸡半路抱不动了,囡囡怎么办?”

萧夫人嗔道:“老头子,莫忘记,你这女婿可是武状元出身。”

“沐清臣。”萧重柔软软叫唤道。

“嗯?”沐清臣柔声应道。

“会不会有很多人看着我们?”萧重柔的头上戴着红盖头,看不见外面的情景。但是,新郎抱着新娘走33。44里,这摆在南燕国任何一方土壤上都是一个重量级的八卦,更何况,男女主角还分别是南燕第一佞臣跟南燕第一忠良之女。

“看得人越多,你不就越有面子。”沐清臣随口道,他素来不介意他人的眼光,如果介意,也没那个心理素质活到现在了。

萧重柔松开环着沐清臣脖子的手,将右手轻轻放到沐清臣心口:“我要面子做什么,沐清臣,我要的是它!”

“抓紧。”沐清臣淡淡道。

“沐清……”萧重柔还欲再说什么,一道尖利的剑吟响起,听着声音,似乎正在向自己袭来。

沐清臣一身新郎装扮,自然没带兵器。他手上又抱着萧重柔,行动也不可能太快速。面对来人的攻击,他往后退了一步,转了个身,试图用身体替萧重柔挡下那一剑。

鲜血在沐清臣肩胛上漫开,却不是由里向外翻涌,而是由外向里渗透。沐清臣微微错愕,心痛与懊悔并起,他长袖翻飞,那刺客再次袭来的长剑被他轻易折断。

而此时,跟着这对新婚夫妇的侍卫也纷纷上前,将刺客制伏。

待侍卫将刺客押走后,沐清臣试图将萧重柔放下来好检查她的伤势,却被萧重柔阻止:“我不下来,路还没走完!”萧重柔固执道。

沐清臣没有作声,施展轻功抱着萧重柔往沐府飞掠而去。

在萧重柔的坚持下,沐清臣先与她完成了婚礼所有的仪式,才准备召唤大夫来为萧重柔治伤。

“我不要大夫。”此时,萧重柔的红盖头已经被沐清臣取下,新娘装扮的她明媚动人,只是少了分血气,她嘟着唇认真道,“沐清臣,今天是我们成亲,定下白头之盟的日子,我不想让其他男人碰我一下下,哪怕是手也不行。”

沐清臣看着萧重柔,眼睛里暗波涌动,他叹了口气,缓缓起身。

“沐清臣?”萧重柔伸手拉住沐清臣的衣摆,小声叫唤。

“我去拿药箱。”沐清臣叹息道。

按着沐清臣的设想,那刺客的一剑原本是该刺在他的左肩的。他委实不曾料到,他的妻子会伸出右手为他挡下那一剑——娇弱如她,应该躲在他怀里寻求庇护才对,倒不是他小看萧重柔,遇到困难寻求男子的保护本就是女子的天性。是什么让她如此勇敢,对他的喜欢么?沐清臣嗤之以鼻,她到底喜欢他什么?他一无是处,连颗真心都给不起!

“沐清臣。”看着眼前男子温柔细致地为自己包扎伤口,萧重柔的眼睛里挣扎了很久,终于还是选择了开口。

“等等。”沐清臣小心地包扎好伤口,方抬头看着萧重柔道,“何事?”

萧重柔避开了沐清臣的眼睛,装作低头看包扎好的右手:“今天的行刺事件,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头顶的男子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好一阵子,才淡淡应声道:“嗯。”

“哦。”萧重柔也应了一声,头低得更低了,仿佛找不到太阳的向日葵。

“你是怎么发现的?”喜气洋洋的新房内,静默了许久,终于又有了声音。

萧重柔抬头冲着沐清臣笑了笑:“沐清臣,心思缜密如你,要不是有心为之,由你一手布置的婚礼,怎么可能任由刺客闯入?”

沐清臣怔了怔,不禁错愕笑开——萧重柔给出的答案大大超出他的预期。他原以为萧重柔会指出他计划中的某一处破绽,可是,谁又能料到,萧重柔识破一切的原因竟然仅仅是因为她对他能力全然的信任。

萧重柔努力地深吸了几口气:“沐清臣,你明明可以不受伤,为什么任由那刺客刺那一剑?”

沐清臣的眼睛里飘过一丝流光,静静的,没有回答。

萧重柔的心里有些气苦,但她还是选择把话说开:“受了伤,就不用跟我圆房了,对不对?”

沐清臣低头看着萧重柔,他依旧没有说话,可是他的眼睛已经默认。

萧重柔抿了抿唇,诚恳道:“沐清臣,我喜欢你,所以,不管我做什么,我的本意绝不是让你难过。你若不想跟我圆房,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的,我虽然觉得难过但是可以接受。”说到这里,她窝进沐清臣怀中,将头埋在他胸口,“沐清臣,求你以后不要用伤害自己的方法来躲避我,那样子,我不仅难过,还……难堪。”

“我原以为,你的心思不会如此细腻。”沐清臣叹了口气,诚实道。

“沐清臣,你不好懂,可是我很认真地在了解你。而我,很好懂,只要你肯将你的聪明才智放一点点到我身上,你就能了解我懂我,甚至,掌控我。”

沐清臣没有回答,只是轻抚着萧重柔的头发,无言安慰——她的声音有着哽塞。

过了好久,萧重柔终于控制住自己,找回了甜美的声音。她抬头,笑嘻嘻地看向沐清臣道:“沐清臣,在你想好之前,我们可以不圆房。”说到这里,她伸手环紧沐清臣的腰,娇蛮道,“但你要睡在我身边,不能睡到其他地方去。”

“混账!竟然敢破坏朕亲批的婚仪,着令大理寺少卿上官丹青彻查。”今上怒不可遏。

从万和殿出来,萧轩骄破例没有与上官丹青一起走,反而追上了沐清臣:“妹夫。”

“二舅子。”沐清臣回礼道。

“你可真出息,让我妹妹为你挡剑。”萧轩骄不满道。

“我的错。”沐清臣坦承。

见沐清臣一副不反击的模样,萧轩骄也失去了责难的兴致:“据丹青初步了解,刺杀你的人是三皇子门下。”

“是么?”沐清臣淡淡道。

“可我不信三皇子有这么蠢。”萧轩骄道。

“查案子没有信与不信,只有真相。”沐清臣淡淡道,果然是兄妹,判断事情都凭直觉,不看证据。

“我说三皇子没有这么蠢,就是证据。”萧轩骄道,“之前他绑架柔儿,虽然嚣张可恶,却是一步凶险而大胆的棋。他看似看上了柔儿,其动机却更深。如果柔儿真的委身于他,就算我萧家再生气,最后也唯有把柔儿许给他。而柔儿一旦成了他的妻子,就算我们萧家不当他的靠山,也绝不会当其他人的靠山。而这一次就不一样了,我完全找不出暮钦晃行刺你们的动机。”

“听上官大人道,该刺客在临死前承认过,暮钦晃派他来行刺柔儿的原因是‘他三皇子得不到的女人,也绝不允许别人得到’。”沐清臣道。

“如果这刺客真的抱着必死的心,他为何要等到被严刑拷打一番,才自杀?”萧轩骄继续追问。

“也许他承受不住大理寺的刑法,才寻死的。”沐清臣淡淡道,眼波一转,语气悠然,“二舅子,妹婿是管理户部的,办案是你好友上官丹青的专长,你该问他才是。”

“沐清臣,算你狠。”萧轩骄撂下这句话,负手离去。

南燕的司法机构是苍暮大陆最完善的,属于大理寺、刑部、御史台的三权分立式的司法审判制度。大理寺相当于康国等其他国家的廷尉,是南燕最高的司法审判机关,掌管审理全国处于流刑以上的案件。刑部负责复核大理寺所判流刑以上的案件。御史台掌管监察文武百官。但也可参与冤案大案的审理。因此形成了大理寺的主管审判,刑部主管复核,御史台主管监察的司法审判制度。当然在三大司法机构的上面还有国君,一旦国君也介入到案件的审判中,最终如何判决,就要今上说了算了。这个案子事关今上最宠爱的儿子,最终如何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上的态度。

“丹青,这案子查得如何?”萧轩骄问道。

“凭我的经验跟直觉,我断定暮钦晃是被嫁祸的。但是,查案子讲的是证据,我们的人找到了很多证据证明这件事是暮钦晃策划的,却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暮钦晃是无辜的。”上官丹青皱眉道。

大理寺长官是大理寺卿,下设少卿二人。上官丹青为右少卿,他断案多年,素有清名,如此棘手的案件却不多见。不过,他自信,再给他些时日,一定能发现真相。

“丹青,有些话我原不该说。可我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掉进了沐清臣设下的陷阱,还是不能够不对你说。”萧轩骄挣扎着道。

“什么话?”听到沐清臣的名字,上官丹青本能的皱起了眉头。

“前些日子,柔儿差点被暮钦晃欺负。”

“什么!”

“丹青,这个案子说到底,不过是太子跟三皇子两派势力的比斗,根本就没有真相不真相可言。因为在整个案子里,本就没有正义,只有**裸的尔虞我诈。你越是深入调查,越是找不到良心,只能看到各自让人唾弃发指的手段。”

“你可知道今上为何点名让我调查?”

“因为不论是朝野内外,还是邻国他疆,上官丹青四个字代表的就是绝对的公平与正义。”萧轩骄说到这里,语气里有着对老友的钦佩与骄傲。

“你先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上官丹青疲惫道。

小说《佞臣心事》 第六章  算计缀婚宴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贵族小说
  3. 悬疑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