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更新时间:2019-10-08 11:29:35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已完结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公子离分类:仙侠主角:祝繁祝弧

主人公叫祝繁祝弧的书名叫《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公子离创作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呵,让我做祭品?找死!”祝繁擦干手上血迹,冷笑;一抔黄土一个深坑,前世的她便这样被那些人给活埋了!重活一世,祝繁发誓:她要让所有人偿命!继妹伪善?死!后娘算计?死!三八羞辱?还是死!村民:“你还是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狐之亦被小姑娘脸上那一脸的明白样儿给伤到了,咬紧牙关松开她的手往后退了退。

“出来吧。”再不出来,他实在不知自己是否还能忍得下去。

初见,他不想让小丫头觉得他是个流氓......

祝繁当他是真的害羞,羞涩的同时憋了一肚子笑,为了不让自己不小心喷笑出来,她还特意捂住了嘴,而后扶着桶的边缘准备站起来。

但让她跟狐之亦都没料到的是她才刚起身准备跨出浴桶,脚下却在这个时候打滑了!

“呀!”祝繁一声轻呼,身子就要朝后仰去,眼瞅着就要摔出去,狐之亦长臂一伸拉住了小丫头的手腕。

一个惯性,祝繁端端栽进了他怀中,惊呼的唇更是好巧不巧地贴上了他的。

安静......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朦胧的水雾将祝繁的双眼熏得更加模糊,分明已经失去感觉的她却好似感觉到被他抓住的手腕处温度不断上升。

她将自己的心跳听得一清二楚,也将他的心跳听得分明。

祝繁瞪大眼,分明该推开的时候,她却好像失去了力气,唯一的支撑便是男人放在她腰间的那只手。

狐之亦彻底崩溃了,从一开始就紧绷着的那根弦终究在触及到小姑娘那柔软的唇时,断了。

意外的双唇相贴变了味道,混合着来自不知何处的桃花香,祝繁有些迷醉,脑中空白一片地任由男人将她拢进怀中。

“嗯......”

突然地出声,是祝繁不会换气的抗拒,也正是这一声微不足道的声音将已经在迷失边缘的狐之亦拉了回来。

身子猛地一僵,几乎在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同一时间,他一把推开了小姑娘的身子。

“嗯!”胯骨撞到浴桶边缘,祝繁闷哼一声,还未来得及说话,眼前就再次被一道黑影给笼罩了。

“哗啦”一声,狐之亦迅速从桶中起来,在祝繁看不到时伸手将边上的衣裳穿上,甚至连身上的水都顾不得了。

祝繁将罩在自己头上的浴巾扯开,湿淋淋地甩了甩头,也从桶里出来,看他面无表情地转身出了屏风。

她咬了咬唇,不明所以地跟在他后面,压低声音道:“三叔,你弄疼我了......”

是,她的确感觉不到痛,也不懂他们方才的动作为何会突然那般的亲密,可他狠狠推开她的动作是真伤到她了。

狐之亦的脚步顿了顿,之后却继续往衣柜地方去,没有理会身后的人。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气自己,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痛,有多慌。

费尽千辛万苦回到有她的地方,为的便是重新与她相识,让她爱上他,为她报仇,带她一起走。

可现在,他一族之王竟连区区的本性都抵抗不了。

她该是讨厌他了吧?该是厌恶他,觉着他恶心了吧?

思及此,狐之亦的心便像是火在灼烧一般,痛得他恨不得将那颗名叫心脏的东西从胸腔中掏出来。

该死!他怎的就这般沉不住气呢!

气恼地打开衣柜,他从中找出自己的衣物跟毛巾来随手扔到她面前,尽量让自己表现得看起来自然些,“换了就走,我要睡了。”

边说,他转身往外屋走去,期间没看祝繁一眼。

他不知道,他越是想表现得自然些,实则越不自然。

祝繁一把接住他扔过来衣裳,本是想装装可怜让他多跟她说几句话的,谁曾想他现在竟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还以如此冷冽的语气同她说话。

祝繁捏紧他的衣物,上去便一把拽住他的袖子,咬了咬唇道:“你在生气?”

前世,也只她不听话,不愿接受他的安排,想跟村里的人争个是非黑白时他才冷言冷语,所以她才知道这个样子的他便是在生气。

可她不懂,他在气什么?又有什么可气?方才明明就好好的不是吗?

“没,”狐之亦依旧看也不看一眼便伸手扒开了袖子上的那只小手,“男女授受不亲,姑娘家要懂得自重,天凉......”

想说天凉,不要把湿的穿在身上,可话到嘴边他却硬生生吞下去了。

这丫头,何时懂得察言观色了,人家不过一句无心之言,他又何必解释太多呢。

“你说什么?”祝繁那只手无力地垂下,看着那道瘦削的背影有些反应不过来。

狐之亦抿紧唇,想想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然后勾了勾唇,说:“我可有说错什么?一个姑娘家大半夜的闯入男子屋中,你的闺名还想不想要了?”

上次,她也是这般闯入他沐浴的地方,成了第一个看光他身子的女子。

而他,当时也是这般说的。

那个时候,小姑娘不可一世地仰头瞪着他,说:“哼!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才不怕呢,再说了,难道你要把我看光你身子的事公之于众吗?”

她就是那样,总一副胸有成竹顽劣不已的模样,实则却是个善良心软的姑娘。

所以狐之亦想,上次是如此,这次的她应当也是那般才对,何况他气的本就不是她。

狐之亦自认将眼前的小姑娘看得透彻,却哪里想得到站在他面前的小姑娘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不可一世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了。

祝繁感觉自己的心裂开了,尤其在对上他那双看似在笑,实则却不带丝毫情绪的眼。

抱着衣裳的不自知地微颤,她感觉喉咙有些堵塞,下一刻便一把将他的衣物扔到地上,“你的意思是,我不矜持,不自重,不自爱,是吗?”

祝繁有些纳闷,感觉奇怪得很,她分明已经是个没有感觉的人了,为何还会在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时感到胸闷气短,感觉都快呼吸不过来的感觉呢?

狐之亦只当她是脾气上来了,未曾察觉到那双眼中的嘲讽和一闪而过的难受。

他笑了笑,随即敛起了弧度,道:“姑娘言重了,我并未这个意思,不过觉得姑娘大晚上的,在我一个大男人房中待太久实在不妥,还望姑娘见谅。”

说着,狐之亦以祝弧的模样朝祝繁拱了拱手,转身便要出去。

然这回,他抬起的那只脚还未来得及迈开,就听身后的小姑娘一声冷笑,扭头看去,她那小脸上的笑让他当即就皱起了眉。

“哦,说的也是哈,”祝繁似笑非笑地抱臂看着他,憋着心里那股胸闷气短的感觉说,“三叔不愧是读书人,言之有理,就是不知道三叔刚才在亲我嘴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想呢?”

啊!!

不是这样的!她绝对不想这么说的!

他身子不好,她哪里舍得去气他啊,怎么说出口的话就能这样了呢?!

狐之亦没料到她会将话说得这般地直白,白玉似的脸上不过眨眼便浮现出了可疑的红晕。

但他心思转得飞快,心道这丫头为何这一次表现得如此开放。

以往她虽大大咧咧,但这等有关男女之事的,她却是从未谈及过,甚至谈及时还会扭捏,为何这次......

脑子里闪过一种可能,狐之亦脸上的颜色顿时就下去了,白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她,“我承认方才对姑娘的确失态了,不过姑娘未免也过于豪放了,谈及这等事来当真是面不改色。”

他以祝弧的身份时,的确是个脾气温柔的公子哥儿,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生气。

俊朗病弱的外表上,那双不动含情的凤眸中冷冽一片,染上一层冰霜之气后也是让人足以畏惧的。

祝繁觉得委屈极了,头一次,这是头一次听他这么地说着她。

前世之时,无论村里人如何风言风语,无论他们说她不知廉耻跟祝韶风有沾染也好,说她不知矜持厚脸皮也罢,她都不曾有丝毫的委屈。

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在乎,甚至在被她爹送出来要去做那活祭品的时候她有的都不是委屈,而是愤怒。

可现在,祝繁体会到了两世都不曾体会过的委屈,也总算明白过来一种叫做憋屈和想哭的感觉。

她将方才进院子时扎破的手捏得死紧,红色的血顺着她掌心的纹路流下来染红了衣裳。

狐之亦瞧着了,心尖儿跟着一颤,从盛怒中回过神的他顿觉懊恼,但又不好拉下面子,于是开口道:“方才的事我......”

“够了,”祝繁松开双臂,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公子说什么都对,谁叫你是读书人不是?是我过于豪放污了公子的眼耳,对不住了,我这就走。”

说着,祝繁便朝里面的窗户那头转身去。

狐之亦一眼看出她的想法,伸手想做挽留,但又觉不妥,于是开口就成了:“慢着。”

祝繁身形一顿,下意识地就听话地停了下来,扭头看他:“怎么?公子还想讲什么大道理不成?”

听听,这左一句公子右一声公子的,这两个字就跟那榔头一样,从她口中一出来就敲打在狐之亦的心口处。

狐之亦伸出的手略显僵硬,他淡淡勾唇,道:“姑娘别误会,我未曾想与姑娘讲什么道理,只想提醒一下姑娘,夜深天凉,姑娘身上有水,这般出去会染上风寒的,还是将衣物换下也好......”

“多谢公子好意,”祝繁再次打断他的话,嘴角一勾,道:“你我互不相识,不劳烦公子操心了,告辞。”

小说《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第十五章 争吵,两人的心思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古言小说
  3. 空间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