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我即王

更新时间:2019-09-20 13:53:30

我即王 连载中

我即王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我有一刀分类:武侠主角:陈君临虞雅南

热门小说《我即王》是我有一刀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君临虞雅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有一剑,可平西境。我有一刀,可斩千雄。我有一名,可裁生死。我有一姓,坐镇中州!蝼蚁们听着,吾乃蟒雀营之首,不败至尊——陈君临是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我本姓陈,名君临

一片人海,刀出鞘。

刀芒席卷,震烁苍穹。

阮昊整个人再也站不住,双腿瘫软,“呯。”一声,直接跪倒在地。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江湖人物啊。

纵使血拼,也只不过,数百人而已。

可面前,是整整……一望无际的人海啊!

2000公顷的巨大港口,都被人海围堵的水泄不通!数不尽的刀,齐齐出鞘!

映射的整片港口,都寒芒闪烁。

阮昊他…何曾见过,此等场面?!

这,简直就是开仗对垒的气势啊。

“英…英雄!好汉…我错了!我阮昊有眼不识泰山呐!我错了!!”

阮昊跪倒在地,剧烈磕头认错!

如此阵仗,如此场面。

他根本,惹不起啊!

“呯、呯、呯……”阮昊后方,那群小弟们,也齐齐跪倒在地,纷纷用力磕头求饶!

陈君临眸光平静,一身西装笔挺,就这么…立于游轮甲板前。

“你方才问我,叫什么名字?”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

他单手负背,右手端着那方黑布物体,一步一步,朝着游轮台阶下走去。

“我本姓陈,名君临。”

“字,不败!”

轰~!

当听到,‘不败’二字!

甲板前,几乎所有人,都如雷震颤!

或许,没有人,认得他的本名。

但,却几乎所有人,都听过他的字号!

不败?陈不败!他,叫陈不败啊!

那阮昊的身躯,惊恐颤抖。

他的双腿间,一股温热尿流涌出。

他,被吓尿了!

身后一群小弟们,也惊恐骇然,跪倒在地犹如蝼蚁般颤抖。

所有人,都面色煞白啊。

而,甲板前,那名残疾老人,他拄着拐杖,苍老的躯体因为激动而颤抖。

陈不败…!

这世间,又有几人,敢封字……为不败?

蟒雀吞龙,不败至尊!

横扫千军,气吞万古!

陈不败!

他姓陈,君临天下。

他姓陈,震北西方。

仅,一个字号,便将所有人,震慑至此。

他一步一步,自台阶而下。

就这么,走下游轮。

而在其身后,游轮上,所有人都如雷颤抖。

被那气势,给震的灵魂都在颤。

港口无尽人海中,一名身穿墨绿色战服的男子,恭敬上前。

“蟒雀铁骑…先锋总教头,宁罡,见过陈尊。”

男子恭敬鞠身,作揖行礼。他,地位极其尊荣。

可,纵使如此身份,他却依旧,给面前的陈君临…恭敬行礼。

“起身吧。”陈君临左手衣袖一挥,平静道。

得到亲赦,那名宁罡,这才恭敬起身,腰杆笔挺,宛若刀刃。

“陈尊,您为何,搭乘游轮而来?”

“您若要回东方,我部众之下,派遣飞机前去接您便是!”

宁罡恭敬问道。

的确,堂堂,至尊陈生。

他若要回东方,何须搭乘游轮?

一声令下,战机便出,亲自护送。

陈君临站在那儿,目光平静幽幽。

“当年,怎么出去的。今天,就怎么回来。”

这,是他的回答。很简单,却也很平静。

宁罡沉默。

当年之事,谁也不敢提之。

“陈尊……”宁罡正欲开口,结果话语却被…陈君临制止打断了。

“三年前,便已不是尊,还是改口,称我为先生吧。”陈君临纠正道。

可宁罡,却面色凝重,猛地作揖鞠身!

“一日为尊,终生为尊。蟒雀营万众铁骑,仍旧以您为尊!您的尊位,还在蟒雀营最顶端…空置着。西境万众,等您归来!”

陈君临叹了口气。

“那女人,还好吗?”

宁罡先是一愣,而后恭敬回答,“副尊坐震西境,无一败战。蟒雀铁骑的不败纪录,未曾破之!”

陈君临轻轻点头。

而后,他又叹息一声。眸光所望,那一望无尽的人海。

“你等,不该来的。”陈君临声音叹息。

“陈尊,您三年未归,兄弟们,甚念,望您挥驾回西境,重新统领蟒雀铁骑营!”宁罡鞠身道!

若非,西境太乱。

若非,这钱江城地域太小。

那蟒雀铁骑万马,早已踏尘而来,迎接陈尊!

而今,那蟒雀铁骑,虽未亲至。

但,他们却将…蟒雀吞龙旗带来了!

旗帜,代表蟒雀铁骑意志!恭迎至尊回中州!

“说了,改口,叫我先生。”陈君临声音平静,一声叱道。

此言,便已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不再是至尊。

宁罡面色小心翼翼,这才终于,生硬的改口,喊了一声,“先…生。”

陈君临这才缓缓点头。

“我此次回东方,乃是,为调查我义弟的死因。”他目光幽幽,仰起头…眺望着远方的苍穹。

义结金兰,歃血拜把,曾为兄弟。

一个月前,他的义弟,江南虞家长子,虞思凡,坠入钱塘江中,尸骨无存。

他死前,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陈君临的。

但。

那一日,陈君临身处太平洋海域,挥兵一战,屠神斩尊。他来不及回国,更来不及得知这个消息。

最终,一代江南世族长子,坠入江中,彻底消亡。

而,曾被誉为钱江城名望的虞家,也烟消云散。

虞思凡,为保护亲妹妹,为保护妻子,被逼一死。

待,陈君临得知消息时,一切已晚。

整个江南市,都将此事传得沸沸扬扬。

而,关于虞思凡的死因,各路传说纷纷。

有人说,他是为了保护妻子和亲妹妹,最终被逼死。

也有人说,他是被人陷害而死。

更有者说,他是被妻子苏倩…强行推下钱江,伪装成自杀。

一切关于虞思凡死因的传言,纷纷不断。

而,虞思凡的尸骨,早就消失在了茫茫钱江中,死无对证。

一个月后。

今天,他陈君临,踏上了这片三年未归的土地。

只为,替死去的义弟,讨一个公道。

“请先生吩咐!我等数万铁骑先锋,随时候命。为先生赴汤蹈火!”

“若还不够,西方境外,千万铁骑筹集!待先生令下,纵使踏平这江南,又如何?!”

宁罡面色凝重,鞠身喝道。

他蟒雀铁骑,唯听陈尊号令。

三年前如此,而今,依旧如此!

“万营人马,驻扎在钱江城百里之外,不要引起百姓的注意。和平年代,不需要战争。”

陈君临从远方天际,收回了目光。

“你,即刻备车,调动千人营,随我前去。”

“我要,出席一个礼宴。”

他声音平静,瞳宇间,却隐隐散发出一抹锐利。

“是!”宁罡恭敬鞠身,立刻吩咐手下调派千营。

而后,宁罡又示意了一下游轮方向,“对了,先生。游轮上那人?”

陈君临目光淡然,缓缓掏出一根卷烟,点燃。

“送他上路。”

而后,他转身离去。

他说过的话,从不食言。

游轮护栏前,那名拄着拐杖的老人,颤抖着伸出右手,恭敬的…对着陈君临的身影,行了一个标准敬礼。

下一瞬,在场无数人,齐齐回礼!

稍息声,响彻半空。

那名老人的手,在颤抖,眼眶泛红,泪水滚落。

有生之年,能亲眼所见…蟒雀铁骑!能亲眼所见…蟒雀吞龙旗!

能亲眼所见……不败至尊!

他此生,足矣无憾。

而,与此同时。

前方无尽人海中,一整排迷彩作战车,形成长龙。

数百辆迷彩作战车,浩浩荡荡驶来。

一片迷彩军绿色,震颤整片港口。

全战地系列,枭龙越野车,防弹装甲,防弹玻璃,可抵御大炮轰袭。

作战车队整齐的停在陈君临身前。

下一瞬,所有车队车门瞬间打开,数千人,如兵刃般,整齐一致,下车敬礼!

“参见至尊…!”

人海声,震颤上空。

陈君临眸光环视车队人海,缓缓点头。

而后,他右手一挥,一声喝,“取凶蟒面具。”

只见,宁罡双手呈递,将一副纯金铸造的面具,缓缓递上。

面具,璀璨如金,整体造型,犹如一头狰狞凶怒的蟒蛇!

陈君临接过面具,将其缓缓戴上。

刹那间,似风云雷动。

他那一身儒雅气息,在瞬间消散。

转而,被一股恐怖如海的血海气息席卷。

黄金为模,凶蟒为型!

曾将修蟒逐,却许蛰龙眠!

黄金凶蟒面具。

当世不败至尊!

宁罡上前,恭敬的替陈君临打开作战车车门。

“先生,请。”

凶蟒面具之下,陈君临眸光漠然,他右手端着那方黑布物体,缓缓跨上车。

宁罡替他关上车门,而后转身坐进了驾驶座内。

堂堂一方总教头,统领万人。此时此刻,却心甘情愿,给陈先生当一名司机。

后方,无尽人海,齐刷刷上车。

整齐一致。

而后,在港口无尽铁骑人海的瞩目中。

数百辆迷彩作战车,浩浩荡荡,驶离而去……

几分钟后,游轮上。

那阮昊和一众小弟们等,是被担架抬着离开游轮的。

因为,他们已经变成了尸体。

陈君临说过,不让他活着走出游轮。那便,绝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

他说到做到。

……

半小时后。

一辆迷彩越野车,缓缓停在了一处奢侈的豪宅府邸门前。

车门打开,陈君临戴着金蟒面具,缓缓下车。

面具之下,他的眸光轻轻一抬,扫视着前方的宅院。

复古奢侈的中式豪宅,俨然气派。

门廊上,挂着赫赫威武的两个字——苏府。

这是苏家,一个月内新搬迁的豪宅府邸。

此时的苏府大门口,张灯结彩,豪车琳琅满目。

各路江南宾客们纷纷到来,府邸门前,人流络绎不绝。

今日,这府邸中,似乎有什么宴会举行?

陈君临眸光幽幽,望着这座记忆中的庄园。

一个月前,这里还是虞家的祖宅。

可,随着义弟虞思凡坠江后。

眨眼间,这栋虞家祖宅,却变成了‘苏姓宅院’。

一切发生,太过蹊跷。

虞思凡跳江没几天,他曾经用命呵护的妻子,苏倩。

突然与他撇清了一切关系,甚至还当众扬言…虞思凡孬种,死不足惜,差点耽误她终生。

更让人惊掉大牙的是,虞思凡坠江后,尸骨还未找到,苏倩便已经私自办下了离婚协议。

这。

让整个钱江城百姓都不敢置信。

曾为妻子的苏倩,竟会出此言论?冷漠至此?而后,虞思凡仅剩的亲妹妹,虞雅南……也被赶出了虞家宅院。

虞家这栋仅剩的豪宅,被改名成了‘苏府’。

一夜之间,翻天覆地,改头换面。

苏家突然,跻身成为了亿万豪门。

而虞家,彻底溃散。

只剩下最后一个血脉亲妹妹,虞雅南还活着。

但,却也遭受性命遭受威胁。

似乎,不将这虞家满门杀尽,他们根本誓不罢休。

陈君临抬头,望着这座极尽风光的府邸。

“苏倩,你真以为…这江南钱江城,你苏氏…能无法无天了?”

他指间轻颤,双拳紧攥。

面具之下的他,已近三年,未曾动怒了。

三年前那一怒,西境溃乱,鲜血动荡。

此时的他,沉寂许久。

可而今,这位当世不败尊,神州最年轻的至尊,再一次…怒火将燃。

他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那无尽的杀意。

思凡死后,事隔一个月的今天,苏家便突然举办了上市庆功宴。

短短一个月,从一个小小家族,突然变成上市集团。这等速度和手段,简直前所未有。

而苏家的庆功宴,举办地点,就在这改名换姓的苏府中。

府邸门口,甚至还挂着一块喜庆的横幅:庆祝苏氏集团,A股成功上市!

陈君临面具之下,目光幽幽,他右手端着那方黑色物体,就这么缓缓迈步,朝着府邸大门口走去。

而此时,苏府门口的迎宾管家,也注意到了这个戴着金面具的神秘男人。

“先生,您是?”管家站在门口,目光疑惑问道。

此人,是来参加庆功宴的嘉宾?为何…要以面具示人?

“我来,见一个故人,她叫苏倩。”陈君临平静幽幽道。

嗯?此人…是来见苏小姐的?

管家的面色微微一愣,“先生,请问您有礼宴邀请函么?”

今日此宴,乃是苏家一对一实名制的邀请,闲散人员是不得进入的。

陈君临缓缓摇头,回了一个字,“无。”

管家的面色顿时有些冷下来了,此人,神神秘秘故弄玄虚,还没有邀请函,怎么看都像是来捣乱的!

“没有邀请函,不能擅入苏府!闲杂人等,请自觉离去!”管家说完,便衣袖一挥,转身跨进门内。

与此同时,数名苏府保安,也站在了门口,面色不屑冷嘲,下了逐客令。

可,就在管家刚跨步进门。

脚下的地面,却突然微微震颤了起来。

管家停下脚步,疑惑的扭过头去……

而后,他整个人…呆住了。

前方视线尽头。

黑压压一片的车队,缓缓浮现。

无数辆迷彩作战车,形成一排长龙,如海般,镇压而来!

数百辆车轮碾压地面,导致整片地面,都在轻颤。

而后,整齐的一阵刹车声!

如龙般的车队,瞬间停下。

整个苏府,都被这一望无际的迷彩车海所包围!

哗啦!

数百辆车门打开。

一片墨绿色作战服的人海,整齐下车!

一眼望去,视线所及之处…人海如潮!

宁罡面色郑重,走到陈君临身前,恭敬鞠身,汇报道。

“禀先生,千人营…已尽数集结完毕!封锁方圆千米!无一人可进,无一人可出!是否强攻?”

随着,此话落下。

前方人海,数千刀刃,齐齐出鞘半寸。

唰~!苏府门口的中年管家,身躯一颤,直接吓得跪倒在地。

无一人可进,无一人可出?

强…强攻??

这他妈?!

这架势……是要打仗的节奏吗?!

这区区一个钱江城而已啊……曾几何时,出现过如此汹涌…一望无际的人潮啊!

苏府门口的数十名保安也直接被吓得瘫软在地,惊恐颤抖啊。

面前,一望无际的人海…根本,分不清有多少人啊!

陈君临带着黄金面具,缓缓扫了一眼地上的管家。

“现在…我能进去了吗?”

小说《我即王》 第2章 我本姓陈,名君临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耽美小说
  3. 女强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